目前日期文章:2014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PP_0029  
這幾天M的抗生素持續施打中,也有嚐試灌食,依然無法消化,雖然他的消化系統本身沒問題,但那顆腫瘤實在太大顆壓迫到腸子,目前只能靠靜脈注射營養針供給養分,也因此早上爸媽遇見主治醫師DR.LO,還是建議動胃繞道手術,他說如果一直無法吃東西,那麼M將會活活餓死,這樣是很不人道的,至於那顆腫瘤就先不去管他……,爸媽轉述了醫師的話後,上午我幾乎沒有心思上班,於是下午又去找DR.LO會談。見到醫師我先詢問那顆腫瘤的病理切片報告結果,雖然他說明天才能確定,但已推測是第四期的惡性腫瘤,接著我表達不想再讓M施予痛苦方式治療的立場,所以直接否定他動胃繞道手術的建議,於是再詢問是否有折中的辦法?他說可以在肚子打一個洞然後用管子將食物灌到腸子裡(腸造口?!),雖然我不明白這個方式跟做胃繞道手術的效果有何不同,但確定的是這個風險比後者來得小,於是他請助理詢問會診外科醫生的意見,我想等明天切片報告出來再加上外科醫生的回答後,我心中會有一個更明確的方向。
 

關於生命的存續,什麼是人道?如果立場不同答案就會不同,站在醫護人員的立場,對於病人是不能見死不救的,但救的程度又分許多類型,一種是救到完全康復,一種是救到不會死,排除急救治療過程是痛苦這件事不談,對於一個死不了,但病人的痛苦持續的狀態,那麼這樣的醫療行為真的有比較人道嗎?我想站在家屬的立場總是多了一份情感的因子存在,沒有人希望生病中的至親至愛死亡,更不願意看見他們持續痛苦的模樣,在面對死亡的威脅與病痛的折磨,病人與家屬之間如何做一個正確的決策,這是一門很大的學問,尤其是病人無法表達自己的意見與立場時,那麼家屬又應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這些選擇題,實在需要一些智慧啊!

如果M現在的身分只是一位單純的癌症患者,至少我能詢問他對於未來的醫療作為要朝那個方向,整個問題就不會那麼棘手,因為不管做怎樣的決定都是當事人的自由意識,而通常癌末患者面對病魔只有兩條路能走,就是選擇治療與不治療,而不管治療與否也只有兩個結局,就是死亡與活著,至於活著又能活多久?那又是另一個討論的命題了。無奈M現在意識不清且身體如此虛弱,面臨這種宿命安排,對我來說又是再一次考驗,要幫別人做決策是痛苦的,尤其是面對生與死的關鍵時刻。這段時間我不斷的分析思考,最後我理出一個大原則,就是「不再讓M辛苦」,如果依這原則做前提,或許決策的方向會更為明確,畢竟依M目前的生理狀態,遭遇的是胰贜腫瘤這種高度風險癌症,對其施予積極性治療的「辛苦度」與「存活期」是極端不成比例的,如果我是M,那麼是要「要開胃繞道手術不餓死,然後依然被病痛(腫瘤)折磨,且持續面對死亡的威脅」,還是「不吃東西打營養針慢慢衰退且接受即將死亡的事實」,我寧可選擇後者,因為我認為真正的人道不是讓一個病人能多活多久,而是讓他最後有尊嚴且沒有遺憾的走,至於「有尊嚴」是建構在病人面對死亡前當下的感受,而「沒有遺憾」則是在他活著時親朋好友對他的付出與關懷,我不知道別人的想法如何,至少我是這樣思考。
在M發現這顆腫瘤後,有許多的朋友私訊我,有形的包括提供我許多醫療訊息,無形的建議我去那裡找那些神明求助,在這謝謝大家熱心的建議。自從M無法進食只靠靜脈注射營養針維生後,看著他反差極大的〝好氣色〞病容,讓我想起那半年阿寧的模樣,現在M的狀況幾乎跟女兒是一模一樣的(但比SERENA好的一點是他的意識比女兒好,我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喜怒哀樂,這這一年多來他是真的很努力的想醒來啊!)。而記得那段期間我也尋求了諸多有形與無形的力量,也曾經度過一段像無頭蒼蠅般徬煌的歲月,這中間有許多的師兄師姐說妹妹一定沒問題,雖然後來妹妹沒有如同大家預期一樣好起來,但我心中沒有遺憾只有感激,也相信這一切都是菩薩最好的安排,同樣的面對M的處境,我也不希望再像之前一樣又繞了一大圈,一切就交給菩薩吧!

leo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 Feb 09 Sun 2014 00:01
  • 絕境

1801031_747481201942758_1963431574_n  

原本以為下一次在這個專頁po文時是很開心的跟大家說外藉看護來了M回家了,但這時候我應該跟各位關心M的朋友們回報他這幾天的狀況…

起因~

leo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