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M出事前一個多月,阿嬤也在醫院待上了一些時日,他要走的最後一天,剛好就是他回家的當天,老爸說,原本以為他回到家之後還可以撐個幾天,那知道救護車一送阿嬤到家後不到半小時,就像是了願一樣的駕鶴西歸,當時我開始對〝回家〞這件事又多了一種體會。M年初被檢查出胰臟癌末期,在住進安寧病房前,我早與師兄師姐討論好M的後事,當中也提到當M命危時,是要直接就在醫院讓他斷氣,或者插管留一口氣搭救護車讓他回家,或許我對死亡這件事依然看不開,當時我再次的對回家這個詞有種畏懼感。

在發現M罹癌前,我天真以為只要他跟那顆腫瘤和平相處,家裡有個外傭幫忙照顧生活起居,其它作息就跟之前一樣,維持他的生命跡象,持續帶他復健,有空多多陪伴,M醒來的可能雖然不大,但機會並不是沒有,我也知道回到家的開銷會變大,面對的壓力也會加重,但回家一途是必然的,即使心中有總對未知的畏懼,但總得試著克服許多難關。無奈計畫趕不上變化,因為那顆惡性腫瘤打亂原訂的想法,有人會問,真的有差那麼多嗎?M撐過這個半年,體重由原本的55公斤加減,銳減到現在的46公斤,營養是這些日子體重一直往下調的原因,原本一天六餐,一餐250CC的牛奶量,驟減到一餐150CC甚至更少,或者前一餐消化不佳就沒吃的情形,再加上現在幾乎是每星期就會來至少這麼一次的發燒問題,這是個不定時的炸彈一般,有概念的人便知道如果發燒問題沒控制好,後續就可能會產生相關的併發症,然後就會有生命危險......雖然每次的發燒體溫都能降下來,但這種情形已不是常人該有的現象,我們把問題歸類在感染、腫瘤熱及腦傷等因素,只是無法克服說來就來的發燒問題,這更是目前最常見的症狀。

leo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