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屋簷下

二個陌生人

這是間詭屋





泰戈爾說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生與死

而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而是 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

而是 用自己冷漠的心 對愛你的人 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她的頑強豈是溫室效應下等著溶化的冰

他卻虔誠祈禱神蹟的出現

很諷刺

看似交集的兩條線

三度空間檢視下卻是遙遙相望著

他和她

似乎站在世界上最遙遠的兩端……



心都不在了

希望再也不是希望

圓滿更只是空談

又何必再追根究底

看到你這樣被淩遲

當朋友的很不忍

不曉得你的堅持所為何因

但愛情本來就沒有道理

該講的也都講了

你自己最清楚

只願能早早跳脫一整個悶的情境

好好整理心情

重新出發!!!







leo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