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一青石的小城 住著我的情婦



而我甚麼也不留給她



祗有一畦金線菊 和 一個高高的窗口



或許 透一點長空的寂寥進來



或許....而金線菊是善等待的



我想 寂寥與等待 對婦人是好



所以 我去 總穿一襲藍衫子



我要她感覺 那是季節 或



侯鳥的來臨



因我不是常常回家的那種人

.

.

.

.

.

.

好久沒讀鄭愁予的詩了

從前覺得席慕蓉的作品比較有感覺

隨著年紀的增長

似乎嚼出了些味道......



leo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