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是不是在生的彼岸,同時又是作為生唯一永恆的一部分?

生與死是以什麼方式輕輕相遇?



一個荒謬無知、父權體制壓抑的年代

一塊沒有染紅的白布

斷送了一段可能純粹的幸福

解放了一位被物化的東方女性



不願理清情感因子的愛情是如此可悲

戀子情結在作祟

渴望撫平那道未見血跡的傷痕

門當戶對的迷思

早在功成名就後灰飛煙滅

最終 仍敵不了一見鐘情的美麗邂逅



東西文化交織的愛情能激起怎樣的火花

是領帶般的陽具崇拜還是自我意識的性覺醒

真愛的意義何在

追求真愛如果是可以不擇手段、不顧倫理的

那這場生死婚禮的錐心之痛

比起為愛發瘋的行屍走肉、為情所困的靈魂遊絲

那又算得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波希米亞的微笑

leo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