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3058118_81d71f0994.jpg 

前兩天自由時報專訪了前警政署長也是目前的警大校長侯友宜

看完了這篇文章我覺得他說的非常好

剛好跟我之前的論述不謀而合

這位警界鐵漢

絕對是所謂時勢造英雄之代表人物

在警察機關我認為應該就是要有這樣的英雄人物

(雖然他這一路上來總是遭受許多流言蜚語)

就像越戰時期出現了藍波這號英雄

總是能在最重要的時刻激勵人心

以下是他全文專訪~各位請慢用!!!

記者賴仁中/專訪

中央警察大學校長侯友宜看過數百個命案現場,

被殘酷手法殺害後的屍體躺在那兒,

它的悽愴與悲涼觸動著這位資深警探的心靈深處,

讓他無法想像,冷血殺人犯不給受害人一絲生機,

為什麼現今會有一種聲音說「要給死刑犯機會」、

「請寬容他們」、「他們悔改對社會是正面的…」。

侯友宜說,在上位者、做決策的人應該第一時間去刑案現場看看,

去感同身受現場的震撼及被害人的慘與痛,

不能只看隔了一段時間後犯罪者表現悔過、無辜的外型,

有了親臨現場的深刻體驗,再來談論要不要廢除死刑。

他認為死刑是對重刑累犯的最後一個遏阻動作

實證上死刑存在,對遏止暴力殺人犯罪有具體效果,

並不是一些人說的與治安好壞沒有關聯性,

因為「要看的是質,不是量」。

(註:本文基於公益必要性,

文內有殺人場景與情節的描述,請讀者斟酌是否全文閱讀)

嫌犯事後落淚 只是假慈悲懺悔

記者問:看過這麼多犯罪現場,它帶給你什麼啟示?

依你長年接觸嫌犯的經驗,有多少犯罪者會真心悔改?

侯友宜答:一件殺人命案,只在事後看一些資料或照片,

這些是冰冷的,無法身歷其境感受第一現場的驚悚震撼與兇手的冷酷無情,

等後來看到的,只有犯罪者「鱷魚的眼淚」。

犯罪者為了爭取活下去的機會,表現出悔過的、或者不是有心的、

甚至是無辜的,這種場景大家很容易感受到,因為被告是活的,

可以面對面,人們在這種面對面反射動作的感受上,容易接受對方傳達出來的訊息。

這時被害者和嫌犯是非常不對等的,

你(主張廢除死刑者)沒有在第一時間去體驗被害者那種強度的感受,

反而接收到犯罪者細水長流、慢慢給予的溫情攻勢,

心裡面對犯罪者便有了「好像有悔過之意,要給他機會」的認知。

幾乎每個死囚 都是假釋後再犯

真的有懺悔嗎?其實是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大家看到的外型,

並沒有看到內心那一塊,就像是冰山,只看到露出水面的部分,

看不到冰山底下深沉的一面。這是真懺悔,

還是假慈悲的懺悔、一種哀求、為自己某種目的懺悔?

執行政策的人、在上位的人,沒在第一時間體驗命案現場,

沒有感受過被害者被害當時的場景,感受的不平衡,

加上只看到冰山一角,容易產生很多錯覺。

所以我要講,今天要不要廢除死刑,

讓做決策的人和人權團體到現場,親臨了解所發生的狀況,

以及犯罪者剛被逮捕時鉅細靡遺描述的犯罪情節、還有現場表演,

深刻去感受案發時肅殺的場景,若真正感受了,

你會覺得「這種人讓他留在人間有意義嗎?」

民調顯示司法人員贊成死刑比例最高,高達八成八,

為什麼?因為他們辦案、接觸得最多,感同身受最多。

問:主張廢除死刑人士還有一個理由是擔心誤殺,有沒有這種可能?

答:從一、二、三審、到不斷更審,判一個人死刑,

至少經過二、三十位法官,都認為「找不到任何理由讓你活下去」才判死,

非常慎重下才會確定一件死刑出來,後面還有非常上訴等程序救濟。

再就犯罪類別來講,有殺害直系血親或性侵殺人、

強盜殺人、惡性重大的結合犯、集團性綁架撕票才可能判死,

而且是蓄意的如果是過失、自衛都不會,

我的博士論文是做性侵害殺人研究,十二件個案也沒有都判死刑,

有的是未成年,有的過程當中被認為「其情可憫」,

你看連這麼惡劣的犯罪都沒有百分之百判死啊!

問:可否從個案更深入談談命案現場給你的感受。

答:以前在中山分局、台北市刑警大隊和刑事局的時候看過太多命案現場,

有的被害人被一刀一刀的剁、或殺了幾十刀,那叫殘忍、沒人性,

但當年陳進興三人犯下方保芳三死命案,用殘忍不足以形容,

我一進去,第一眼看到方妻張昌碧陳屍手術台下,

被膠帶綑綁雙腳和蒙眼,平躺地下,眉心中一槍貫穿,腦漿流出。

回頭見旁邊廁所門開著,方保芳也被蒙眼坐馬桶上,

穿著西裝,領帶略歪,手術服剛脫下放在旁邊,手上還戴著手術手套,

兩手下垂,也是眉心中一槍,血液往下滴和往後噴。

女護士鄭文喻穿著護士服,蜷曲在一坪多的衛浴間,腳未穿鞋,

眼同樣被蒙,上蓋一毛巾,兇手頂著毛巾近距離射擊,一樣一槍貫穿,

腦漿噴出。三槍解決三個人,我當場起雞皮疙瘩,

這是叫行刑,不是義憤殺人、情緒性殺人哦!

兇手不是禽獸而已,簡直是妖魔了。

後來陳進興落網,我曾和他詳談,那時他已被判死刑確定,

沒有心防了,什麼都講,他說當時高天民剛割完雙眼皮,

一起身,把病人穿的手術服一脫下,兩個人就把方保芳拖進去槍斃,

方妻直接在手術台旁斃掉。陳進興把女護士拖到雜物室,

女孩子拜託他、求他都沒用,陳進興殘酷傷害她又拖到浴室,

命她趴在地下,看著她全身顫抖,仍一槍給她斃命。

你知道嗎?陳進興描述這一段時,還邊講邊笑,

口沫橫飛說「我就把他如何如何」、「他嚇個半死」等,

像是完成一個非常棒的作品一樣,按理經過一段時間沉澱,

談這個問題應該是慚愧、帶著悔過,不應該顯現輕蔑、愉快的心情。

我當時想「這人根本是魔鬼,如果讓他出來,還得了啊!」

輕微犯罪增加 與執行死刑無關

講不客氣點,死刑犯要死還給他麻醉昏迷再打,很厚道,

他們完全沒有,把三個無辜的人眼睛一蒙就槍斃,

殺的還是幫你忙的人,比較之下,給他們死十次,也是應該的啊!

還有白曉燕,從排水溝撈上來,脖子、身體和腳被綁三十多公斤啞鈴,

手指被剁,身體遭重擊毆打,你看嫌犯有多惡劣,

人質已死掉八、九天,還繼續勒索要錢,勒索期間有四、五天沒電話進來,

就是在處理屍體。像這種嫌犯,還要給他們機會?

我曾做研究發現,那種蓄意、惡性重大的、會犯下判死罪的都是前科累累,

如果監所能讓人悔改,保證不再犯,那是OK的,

但這些人哪個不是幾進幾出監所,都是經過監所教化後假釋出來的。

比如最近一位新加坡記者來採訪,我談到一件舞女分屍案,

嫌犯方金義六十幾年先犯恐嚇罪,

關出來再犯強盜案、性侵案,並殺害一名舞女,曾判死刑,後改判無期徒刑,

關十幾年假釋出來再殺第二名舞女,還性侵分屍洗劫財物;

他們都是先犯一些罪,一直累積,累積到一個程度,最後犯下駭人聽聞的案子。

高天民也是,早期犯強盜案,犯了五十幾件,假釋後再犯白案、方案。

廢除死刑人士看到的一面是

「有機會讓他活下來,因為他會改過,對社會有正面貢獻」,

事實上像這種累積犯罪的犯罪者,如果沒有一個遏阻,再給他出去,他會變好?

要變好,早在輕刑犯、重刑犯的時候就變好了,

死刑就是對這些嫌犯最後的一個遏阻。

如果沒有這樣的一個遏阻,暴力犯罪就可能持續上升。

問:不過主張廢除死刑的人,認為死刑與治安沒有顯著關聯性。

答:他們拿出一些數據來支持論點,說看不出有特別變化,

但他們是量化,不是質化,不能因為竊盜、詐欺案件增加,

用輕微犯罪的增加掩蓋了死刑對質的影響。

比如擄人勒贖案,早期一年八十件,陸續有嫌犯被判死執行後,

現降為不到二十件;父執輩那個時代,

綁架案平均五件就有一名肉票被撕票,現在十件不到一件被撕票,

因為有死刑在那裡,但只要不是惡意、蓄意殺害人質,

法官會給他們機會,這樣直接、間接對生命的傷害就減低。

換句話說,綁架件數及手段方式,很清楚的因為有遏阻而有改變,

我不是說量處死刑就一定對治安有改善,

但起碼對某些犯罪類別,確實達到一個程度的遏阻效果。

施政要看民情 不能夠落差太大

問:人權團體認為將死刑犯終身監禁,即可遏阻再犯,

你是否贊成用終身監禁替代死刑?

答:現在有些國家有終身監禁,但有一種,

依我創造的名詞叫「虛擬的終身監禁」,雖判了終身監禁,

但關上三、四十年,認為他老了、沒什麼作用了,

還是給他出來,這種「虛擬的終身監禁」比例佔很多。

台灣經常有大赦、或用一個什麼理由來減刑,因此日後就算有終身監禁制度,

實質的終身監禁也可能變成虛擬的終身監禁。

每一個犯罪者都講得很好聽,

說「如果把我關到死,乾脆把我槍斃算了」,

嘴巴這樣說,但法律改為終身監禁,還是會期待,期待出現虛擬的終身監禁,

讓他有機會可以出去,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也會想。

死刑犯不到最後,都不會放棄希望,真要執行時,

問問那些行刑法警就知道,被帶去槍斃的時候,哪個人的腳會不發軟。

因此討論終身監禁其實沒意義。

再就終身監禁本身來說,就算真有,對監所也是極沉重的負擔,

萬一他在裡面殺人,又多出一個案子要多審好幾年,甚至還可以放封出來走一走。

有人說廢除死刑是世界趨勢,可是有些趨勢又流回來了啊!

比如美國某些已廢死的州又恢復死刑。

何況法律沒有所謂世界潮流,法律要能跟民情結合,不能落差太大。

問:死刑犯的確不輕易放棄求活,拚命打官司,一打多年,你怎麼看?

答:死刑案一再更審,過程中,有時發回的理由不是很適切,

只是法官為了慎重,所以時間拖長,這也是死刑犯拖延時間的一種訴訟策略。

我舉商人黃春樹被綁架撕票案,打公用電話嫌犯被逮捕後,

先說屍體埋在大園,我直覺他說謊,跟他說你不說實話就走著瞧,後來吐實,

帶我們到汐止挖出來,很慘,殺了好幾刀,澆汽油燒了之後再埋起來。

這件案子訴訟五年後傳我去作證,只問「屍體怎麼挖出來的?」

當然是嫌犯帶我們去挖的啊,其實這不是重點,

但法官認為,律師提出來了,所以有義務問我,

搞來搞去又開了一次庭,但似乎也不能怪法官,

因為死刑犯跟律師請求一定要傳這個證人來問。

黃妻每次開庭都哭得很傷心,退庭出來後還在哭,

每一次開庭,就是對被害人家屬的一次傷害。

問:死刑法律還在,你認為已定讞死刑犯可以不執行嗎?

答:當然要執行,而且符合我們現在的民情與趨勢,

若是法律可以不執行,第一線辦案同仁看到通緝犯就不要抓了嘛。

這些本來根本不是問題,而是被人挑起來,變成了問題。

創作者介紹

波希米亞的微笑

leo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幼華
  • 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812663

    April 8, 2009

    侯友宜,該您說說鄭南榕了 (by 佛國喬)
    分享在我的Facebook分享在我的Plurk分享在我的即時通 發文

    所有人都出來講述鄭南榕時,我最想聽到的,是目前警察大學校長候友宜的描述,但重要紀念日已過,他仍噤語。二十年前,侯是拘提鄭南榕的現場指揮, 他採用「火攻」、「煙攻」對付鄭的編輯社所有人,這是交戰國對付敵人的戰術,他卻拿來制服手無寸鐵的台灣人,這可能也是台灣史上,最毫無人性的一場拘提。

    當年的情形是這樣的(連結):「鄭南榕發覺情況不對,一面接電話,一面打手勢要林慧如掛掉電話,趕快離開。…此刻,鐵門門口內與樓梯間突然起火,鄭肇基、翁添福、鄭坤漢、蔡敏卿、陳慶華趕緊拿滅火器撲火,…這段撲火的時間,大約是五分鐘。…大門已被大火封住,…邱美緣和林乾義等人眼見大量黑煙瀰漫全室,只得另覓出路…林乾義帶著鄭竹梅(註:鄭南榕的女兒)、廖國禎、歐巴桑一起用溼口罩蒙住口鼻,…打開所有的窗戶,讓新鮮空氣流進來,以維持呼吸。只見這時後面巷子站了許多穿制服的警察和穿鎮暴裝的警察仰著頭袖手旁觀,消防車明明早已開到附近待命,卻用來做堵住巷子口,不讓外援進入之用。…奮力救火的五名男士、和加入救火的林慧如,那時卻都忽略了鄭南榕。…鄭肇基想起他的哥哥,大叫一聲:『南榕!』回頭一看,…鄭南榕早已迅快而毫不遲疑地進入總編輯室並反鎖房門。鄭肇基用力踢門,卻踢不開,找出早就備妥的鑰匙打 開門一看,眼前的景象卻讓大家嚇住了!」

    虛偽無恥的侯友宜;

    林靖娟老師會收養侯友宜的長子侯乃維做乾兒子

    那林靖娟老師也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人


  • 吉童子
  • 孔子說過 不是人人說好 才是好人 要好人說好 壞人說壞 才是好人 林靖娟捨身救護兒童 說她是壞人的人 不該反省嗎 况鄭南榕基本上 只是個性剛烈到不能接受坐牢所將面對可能的屈辱 他的自焚舉動怎算是犧牲奉獻 難道支持台獨就是你無限上綱的唯一價值嗎
  • 綱
  • 山區玩弄百姓生活 竊盜山林木頭 犯毒,以腦波電子控儀器竊取腦視頻總統 鄉長選舉,操手玩弄24小時日夜精神淩虐 熟人加上儀器 以人名使用腦電波儀器亂刺腦部, 亂使用腦波傳感器 遠端電子神經科學儀器  (弗雷效應 腦電波傳感器) (遠端)無線電磁波,(腦部深層電刺激 儀器)連續凌虐長達兩年, 一直用遠端儀器暈人痲痺腦波,無線電頻磁波 顱內刺激腦部制造 精神 凌虐 和竊取,心理語言機 腦波科技生理視頻 竊取 磁波干擾器腦部,刻意痲痹腦部24hr不眠不休邊刺激腦部 邊洗腦 持續24個月 非常可惡至極  <br>
    (本人) 兩年個月前 在家深夜睡覺遭人使用神經元磁波儀器 射入腦部 刺激微痲 腦部神經連續遠端儀器刺激腦部.傳送腦波儀器人聲及有心人士用無線電磁波儀器痲痹頭部凌虐 日日夜夜24小時不停用電磁波痲頭、連工作 洗澡 廁所 提款卡帳密 身體都被窺視 蓄意玩弄自尊心及頭部 ,使用腦波儀器在(選舉期間窺視).儀器長期制造使人煩燥 連續用儀器遠端無線電磁波傳送腦波(耳語)洗腦 使生命財產受到極大危害,心理與精神被不法匪徒使用儀器凌虐,痛苦不堪  心理語言機及生命科學腦部監控視頻 窺視  熟悉儀器相關操作人員與熟人玩弄. 微電磁波生理科學視頻 窺視竊取 疑熟人 裝腔用被害親朋好友恐嚇 威脅洗腦,玩弄 連續制造壓迫精神刺痲虐待 使用電神經科學儀器刺激及遠程電磁波刺激腦部兩年 玩弄被害人 偶時深夜有不肖人事在家附近鬼鬼祟祟 制造聲音。<br>
    <br>
    (儀器症狀):使用儀器匪徒想使用儀器讓被害人制造精神病 24小時不停刺激腦部,長期遠端無線電磁波刺激腦部產生出假耳鳴 竊取及製造假性精神異常  竊盜……長期 電磁波傳達電磁波儀器  耳語(人聲邊痲痹腦部一邊洗腦)  威脅  玩弄 凌虐微電波痲痹腦部 造謠 使其被害人 假性精神異常耳語之說 假耳鳴玩弄 微生物電腦 遠端電磁波刺激痲痹被害人腦部.玩弄生活,被害人陳請 請有關單位幫忙<br>
    <br>
    遭人用電磁波武器 無線電波頻 ,美杜莎一模一樣 美國專利 心理語言機 腦波視頻 美杜莎 。在台灣使用 <br>
    儀器,心理語言機 凌虐百性 (五峰鄉土場) 雪霸 清泉 白蘭 尖石 使用無線電磁,竊盜 竊取 不肖匪徒使用儀器  腦內刺激 遠程電波儀器痲痹 刺激腦部凌虐 制造假性精神分劣異常 造謠 竊取 腦波傳送聲音恐嚇 脅迫 使盡各樣耳語 傳送與(創造思維 擷取思維) 洗腦美杜莎 造謠 凌虐被害人 。遠端儀器洗腦 以各式各樣身份 造謠 恐嚇威脅 。迫使被害人以假性精神異常精神崩潰之說 玩弄<br>
    藏匿山區不法肖徒 深夜家中附近排迴 白天藏匿使用這無線電頻腦控儀器遠距刻意痲痹頭部 為不法勾當,21個月來 一直招人連續使用移動式 腦控儀器 痲痹腦部凌虐.窺視 上廁所 洗澡 日日夜夜不斷痲痹腦部 洗腦,家母看病錢 以及本人交通工具 都(因)這腦控儀器 痲痹頭部迫使變賣 工作間不斷刺激腦波及洗腦 頭暈 窺視提款 選舉  . 24個月,遭人在深夜潛家後院使用腦波儀器 腦控 日夜不休24hr刻意腦波刺激痲痹 竊取圖利手段.神疑鬼迫害至匪徒盜竊 為造謠假性精神異常  日夜刺痲頭部無法睡眠 使保全 及它工作後無法做-以洗腦 竊盜生命財產.以下是網路查詢相關 請有關單位幫。<br>
     <br>
    (雷達波監視腦部,傳送聲音電波)假耳鳴(吱吱叫聲、高頻刺耳聲、假幻聽(噪音、談話聲)長期干擾腦部,擾亂精神、睡眠,控制行動武器),任意惡整、擺佈受害人,來陷害不知情、不了解此科技的人!集團,利用電子監控器材(電子心理控制武器)長期監控、竊取他人隱私(腦波),整天整夜(長期)傳送假耳鳴(吱吱叫聲、高頻刺耳聲)、假幻聽(噪音、談話聲)到受害人腦裏裝神弄鬼(聲音電波),儀器電波擾亂受害人的腦精神並剝奪睡眠,迷幻受害人,使受害人精神混亂、失眠、嗜睡、行為異常(受害人與他們對話或是被他們激怒),讓受害人外出遭到限制,讓大家以為是精神疾病、神仙或是鬼怪糾纏,他們再四處造謠,讓受害人無法居住、無處謀生,再伺機盜取財物。他們怕秘密洩露出來,指稱受害人是精神或分劣病患,透過心理作用,長期讓受害人認為是自身疾病、傳送(聲音電波)恐嚇受害人、強制對受害人洗腦(用催眠、心理暗示技巧控制對方潛意識,改變受害人想法),以長期監控窺視 熟悉加以,再任意惡整。<br>
    <br>
    遠距離隔空使用電磁波、雷達波送信監控,經過(目標)他人的腦袋,收集他人的腦波,閱讀他人的思想,了解他人心理。現美國監視系統雷達所使用的頻率和腦波頻率相同<br>
     似 美杜莎儀器一樣(MEDUSA)是利用高頻信號直接作用到人體大腦,使其莫名恐懼或出現幻聽。(美國)新科學家雜志:該聲波武器MEDUSA(Mob Excess Deterrent Using Silent Audio),是傳送微波脈衝讓腦神經加熱<br>
    此專利利用監控對方發送出雷達波,受害人攜帶此裝置接收到時,會產生震動警報,受害人將發出警報訊息的所在地,向政府有關電波管理機關單位報案,查出雷達波發射地,可保護被鎖定的受害人個人隱私及企業、團體或國家機密,以防止(腦波)監控、。研究報告顯示這頻道的微電波在太陽穴的附近和耳朵前上方被腦接收。這現像似乎在腦內造成壓力波﹐此壓力波刺激耳內的神經和內耳的接收器傳導微電波信號。聲音經微漸接傳導到人的腦內﹐微電波的頻率是 100 到 10,000 百萬赫磁 基地台<br>
    http://www.seamute.com/jkzx.aspx<br>
    2016.04.2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