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298-1  

以下是這兩天主委在fb上po這段期間的心路歷程

已經過他的首肯轉po~我就原文重現如下:

我現在總算能講一講,我這陣子怎麼了之 (一)他X的與兩X的

12月中,小便完總會有點疼痛感,幾次之後,我就到中山北路一家叫馬X的醫院隨意掛了泌尿科,一個年輕的醫師看診,面無表情的叫我驗尿,聽我說一些症狀就說”尿道炎,水喝多一點,好,門口等”,領了消炎藥抗生素後我就滾了。

過了一周,症狀依舊,我改去士林一家叫X光的醫院,我都在那做健檢的,一個感覺很有經驗的醫生,果然是以前有消費有差,這次的醫生阿伯態度相當親切,也叫我去驗了尿,看來是沒有發炎感染的狀況,不過,他還是開了尿道炎的消炎藥與抗生素給我….

過幾天我還是不覺得狀況有差,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覺得反而更糟了一些,想想再換個人看看,於是我到了那家叫馬X的醫院淡水分院,就在我們山坡下,找了個留著性格髮型的醫生掛了最後一號,強調之前已經一直被誤以為是尿道炎,症狀還沒講完醫師威嚴的手勢就出來叫我閉嘴,”我知道了,你!有沒有在吃安?” 我說:⋯⋯”啊?” “安非他命啊,你有沒有在用安非他命,有用的話就會這樣”,再三強調我沒有在吃安之後,醫師才解除我的閉嘴令讓我繼續講下去,我忘了又講了兩句啥,醫師這次真的知道了,再次威嚴的讓我閉嘴並說了一句經典的話,”有時候,嘗試錯誤也是一種治療過程,唯有試過所有可能性才能判斷病因”,之後又是到門外等,這時,精彩的來了….

裏頭的護士拿了張同意書有點尷尬地請我簽名,我一看差點踹門,是同意若驗血驗出愛滋病的話要通知衛生機關的同意書….,接著醫生落跑後我才知道,我要抽三四管血,為了驗三四種性病用的,另外還有要打一針,這針呢,是我強調三次說我不是尿道炎的”消炎針”,我坦白說,如果要這樣搞,我用google查,應該會比這位瞎醫師要早找到原因…..

我這陣子怎麼了之 (二)天黑了

進入一月,回到X光醫院找醫師阿伯,告訴他消炎藥抗生素沒效,耐心的阿伯依樣叫我驗尿,一樣沒有感染的跡象,阿伯還是做了個經典的決策,”hmm…這個抗生素沒用的話,不然我開另一種好了….” @@,不都說不是發炎感染嗎???

不是警覺性高,可能只是怕死,我又換地方了,這次到書田找副院長看診,在我講完三次驗尿都說尿道沒發炎的經歷時,大哥不耐煩了,冷冷地說”先去驗尿..”,#@$%!@,沒辦法,來都來了,驗完尿,這時肉眼雖然看不到,但已經檢驗出血尿了,醫師馬上安排隔天照超音波,這一照,事情就現形、悲劇就展開了,開始這兩個多月的天人交戰與拖累親友。超音波顯示,膀胱有個腫瘤,約三公分大,當下聽了有點….不快,但說實在也沒啥太大反應,跟之後的狀況比,現在叫[有點陰霾]。

照完超音波的隔天,我開始陷入焦躁與不安,不知道結果會是如何,我只好直奔北港,趕快跟老闆求助吧! 因⋯⋯為事關重大,我直接到祂座前稟明狀況,表示狀況特殊,我不想再於開壇後稟告,請老闆直接指示我,讓我知道我怎麼了,該怎麼做。

一降駕的鸞文,我有看懂,但不懂的是,這事跟我有啥干係

天億金城龍騰空
官載興貫聞結餘
武委主契盼上天
財遂壬辰發新跡
神源流長慶永記

壬辰捷報金龍年
億載金城助緣喜
萬貫家財舉上添
福屆同臨天地證
………………………..以下略

主關為主心祈福
鼎力再齊力助宜
安關渡化一切事
玉佛慈真菩薩臨

反正,就是要弄後來的億載金城,主關,我要去搭建。這次最大的收穫就是,以前跟老闆溝通,只敢拿著文回去細細品味,慢慢咀嚼,真的不懂意思,下次再來問說是不是自己所揣測的這樣,這次實在是急到,我直接問到底這事要怎麼辦才好,可否清楚告知,以及要怎麼處理,老闆揮文幾篇,意思都是吉人天相,不必緊張,祂會鼎力相助,至於後續去哪處理

醫術醫德仁德表
[振興]可覓合緣貴

好了,這腫瘤也得要刮除一小塊要做病理檢驗,才能知道是吉是凶,結果得要一周,醫生也開始身家調查,因為百思不得其解,這個年紀、這個行業背景,雖說還不知道良性或惡性,但醫生說,”八成是惡性”,….看來我是歸屬在,本來不應該死的族群…..。

而要對膀胱內的腫瘤做切片,要用內視鏡從尿道口進去,那天,是我身懷六甲的老婆陪著我去的,雖然之後動過幾次規模大多了的手術,我還記得麻藥退後要小便時,血與尿與極大的痛楚一起出來的感覺….,總之,切下來就等報告吧!

我這陣子怎麼了之 (三) 崩盤了

切片完,報告出來前,我又下北港了,因為,[惡性腫瘤]的風險、壓力跟傷害也實在太大,我怕不單是我自己,這個家庭,尤其是年幼的小愛,小愛快出生的弟弟,還有兩個孩子的媽,天啊,想想這後果,對我以外的每個人來說,都太過殘酷了!

這次的鸞文我竟然找不到,太經典了,看起來是溫柔善誘的口吻在細說著,叫我一定要寬心,不要恐懼,重點是在我說出對惡性腫瘤的恐懼後出了一句[良性瘜瘤非惡變],而腫瘤不論良惡,都是要切除的,我們列了幾個名醫,武財公那次明確指出,[振興主診合緣貴],事後我知道,這句話對得不得了! 而因為有老闆的加持從那天起一直到報告出來前,都像是打了鎮定劑一樣,在雖然有點恍惚與遲緩中,讓我也還是平靜的撐過了那一周,而那一周,我寫下了,[死亡的威脅,或是信仰的淬鍊]這句話。

看報告那天,是下班後的七點多,老婆一樣挺著大肚子陪著我去聆聽結果,那次,還碰巧遇到了朋友帶著兩個活潑的小朋友去看診,對照著小朋友的嬉鬧,我那時候其實都沒聽到周遭的任何聲響。

醫師看了報告,有點洩氣的抬頭看看我,我則是洩光了,不只是惡性,”高度惡性”(high grade)!!! Bingo!

我這陣子怎麼了之 (四) 還有低點

因為這腫瘤,過年前,我到振興醫院了,雖然很氣鸞文不準,但內心還是希望能夠抓到一個支撐點,在比較過幾家醫院之後,我還是選了武財公說的振興醫院找了他們主任。主任的門口有貼一張親切的提醒,說因為泌尿科的病人通常年事較高,所以呢,醫生嗓門很大是正常的…。我想,大概就是那麼回事吧。主任看了病理報告,挑眉說,你年紀輕輕的,怎麼會他X的有這東西呢?主任的口氣讓我想到以前當兵時的營長,不過也多虧這個行動派的主任,當天下午馬上安排內視鏡重看狀況,由於接近過年,確認我有意願立即治療,傍晚就安排住院,隔天一早第一床動刀。

那是第一次做半身麻醉,我不知道感覺這麼恐怖,下半身感覺慢慢的死去,跟上半身的有知覺完全無法連貫,從頭到尾都清醒著,聽到主任爽朗的X媽的聲音與器械的聲音,空氣中不時能聞到酌燒的氣味,兩個小時過去,手術結束了,推進病房,開始我人生的第一次住院經歷。老婆與妹⋯⋯妹輪番看護,兩天半後,在年假開始前,我出關了,出院前還捧了一盆花在病床上留念….

切除腫瘤當然只是第一步,接著則是要看切下來的組織的病理報告,不過,那得等到年假後了。休息了兩天,除夕夜,還是放不下廟裡的重擔,我搭高鐵南下了…。大年初一廟門一開,神明降駕出年運籤,不過我等不到卯時就開溜了,病體初癒,還是要顧著點。大年初四接財神又是另一個重點,初三晚間一過十一點就是初四,過十五分就是子時一刻,準備接駕。那天筆生與C叔兩個判文最有經驗的老手各坐一旁,我在右後隨侍,那天降駕的”屈勢”,動作之大,兩老都嚇了一跳,桃筆跺在桌上的力道,揮舞的開度,都明顯有別於往常,一看文,是開基老武財公駕到,先喚”主兒”上前,說出

身心靈體別無恙
自在心律知調和
神佛福祐壽綿長
康泰百吉無疾憂

之後就退駕換南爺公上陣,自此架勢與力道又一如以往….

由於心已經亂如麻,沒有確切的證據,一切都只是安慰劑,一切都要等報告再說。

大年初五,醫院開工,我也要回去面對我的命運,第二個打擊又來,確認是一顆高度惡性的腫瘤,附近也有表淺的一層壞東西,重點是,壞東西已經侵犯到肌肉層,遁入肌肉裡,外科就無法精準的針對它作割除,我兩眼無神的聽著醫生說,在振興,他們能做的呢,就是把膀胱整個切除,並且在腹部開一個孔,接尿管,後續排尿就靠它。這…不是我要聽的,我只能槁木死灰的拖行回家。

我這陣子怎麼了之 (五) 無頭蒼蠅

聽到振興醫院這種治法,我也不知道這樣就算成功切除掉壞東西與器官,人還算是好的嗎? 這時因為一些事務的耽擱,周遭一些親友也開始知情了,紛紛建議我要多看幾家,也因為X信醫院在惡性腫瘤的權威與親友的共同推薦,我找了X信這領域號稱最權威的C醫師。C醫師之所以權威,是因為精密的膀胱切除與人工膀胱的精湛技術,在國內創下處理案件數最多的紀錄,所謂的人工膀胱,就是截取一段腸子,縫成膀胱的樣子,可以正常蓄尿並跟尿管接上,可以維持以前小便的”樣子”。C醫師的權威果然也反應在門診掛號上,X信親切的窗口,馬上為我排了兩個多禮拜後,這個時期,叫我若無其事的等上兩個禮拜,可能會抑鬱而死….。C叔在這個時候開始很關切的介入,透過C叔的人脈,兩個多禮拜的等待變成一周內的門診。

其實去之前還在網路上看過這位C醫師的報導,大學時期玩band,覺得醫學院學生就該投身外科,加上一些感覺是寫⋯⋯手寫的那種比較看不出真實性格的充字數文章,總之呢,我還是充滿期待。看診當天,在親友團-群智執董周董、小妹、一樣大腹的老婆陪伴下,我到了離家只有五分鐘車程卻又相當陌生的X信,準備會會這位名醫了。

名醫的權威也反應在看診程序上,先經過一名junior的醫師問診,詳細的問了經過與個人背景,我順便連我老爸七年前也有過這毛病,在堅不願切除任何棄官下,反覆的經過灌藥、復發、再刮除的幾次循環後,才逐漸斷根;講這些的目的是,也沒有目的,明明是對方問我的….。這個陣仗一完,我進入診間,醫師有兩間診間輪流跑來跑去,坐下時發現他正被金融業的菜鳥理專或業務人員下手,姿態雖然很高,但聽得出這個菜鳥業務得手了。
名醫一進門,沒有點頭與寒暄等,劈頭就說,”我不知道你爸是什麼狀況,我也不想知道,你的話,就是要全部切除,做人工膀胱,我做過的數目是全國最多的,開了一百八十個,有八十個死了,要怎麼樣你自己考慮一下”,指了指公關說,”今天不是她的話,你沒這麼快能讓我看到診,之前一個病人也是為了排我幫他開刀的時間,等不到就擴散了”。說完就很帥氣的走了,留下錯愕的我與親友團。

X信的標準程序,會調原來切下來的病理切片重驗確保前一手沒有誤診,但他們不會再幫你檢查一次,由於調切片需要一兩週的時間,想想C雖然跩了點,至少命能保住,先回去吧。這時候,比起剛剛的震撼教育,我也想起了鸞文這鎮靜劑,其實還真的不止是鎮靜劑,我的情緒在看診完有越來越糟的傾向。

同時間進行的,不只是有形的求醫治療,我也求助於某專門處理靈、眾生與因果的道場,也被從事類似工作的親友要求過去他們的宮廟尋求解決之道。道場是我在看了自小接觸的信仰外,另一個情節也已經達到無法向常人道的地方,總之親眼目睹後對你的影響是,要比[寧可信其有]更認真數倍的看待,他們所講的,我都能接受,所要求我做的,也不過是誦經與懺悔,以及更重要的,請出冤親債主來溝通。由於佛道並不互斥,一個講的世界觀是另一者的宇集合,加上要我做的也是心安理得的事情,我就在一次次的誦經迴向給已經能察覺到上門的債主並向之懺悔中,解決一樁樁的事情。

前面貼過正月初九的鸞文,當中除了添福添壽等安慰字眼,也似乎輕描淡寫的說著我的狀況頗樂觀,這時要做的就是食療與作息等等。也在第一次出院後,我完全遵循著自然療法的圭臬,幾乎全蔬食與高度生食,內心有種介於死馬當活馬醫到隨遇而安的有點放鬆有點消極又不放棄的心境。

我這陣子怎麼了之 (六)轉戰

周董這時候熱心引介XX的泌尿科主任,就在安排妥要去看診當天,C叔知道我的行程,驚呼說,台中XX他從院長到一級主管都非常的熟,與其在台北看,移駕中部他能夠有效整合各科會診鼎力給予協助,他會比較放心。

就這樣,殺去台中XX當天,一個上市公司的老闆,陪著我在黑鴉鴉的門診大廳等待,等著公關前去通報泌尿科主任打點打點,並陪著我看完診,安排司機接送與打點日常事務。公關打點完,果然在後面還有一堆人等看診的情況下,先被”安插”了進去(羞....),主任看過之前的片子,病理報告,第一個反應就是,先用內視鏡再進去看看再說,安排了手術時間與病房,我準備進駐台中了!

在住院當天,我又到北港了,找了師父辦了場祈福的法會,並又把老闆請下來,我說金龍關我也疊了,飲食我也調整了,誦經與一些慰助喪葬功德也不敢間斷,期間更因為知道素食的好處,發起了送愛心素食便當給在地貧戶的活動。我跟老闆說,我做了這些跟那些,今天住進台中XX明天一早要再一次刮除並檢查,這次再沒有好消息,我以後可就沒有膀胱了,請您務必要把我體內的病灶清除,讓我這次一舉成功有好消息。老闆一如往常只寫了個字.....可!

由於前一次的傷口猶新,在內視鏡伸入後主任果決的在舊傷口附近往周圍與下方做更大範圍的刮除或說挖除,傷口大到醫師不讓我太早出院,尿管插著好幾天讓膀胱長得好點了才拔除,避免膀胱太早靠自己收縮,並囑咐不能憋尿,因為刮到膀胱壁有點薄了….。

刮下來的組織,又要再送驗,這次在高層緊盯下,病理檢驗的過程可以說相當的神速,結果再一次的讓我錯愕,這次,找不到壞東西…..

我這陣子怎麼了之 (七)還沒完

事情,當然還沒結束,只是心情從崩盤又回復到有點陰霾,這時的狀態,有點混沌…..。原來切除下來的腫瘤,這階段也經過振興、X信、台中XX的病理檢驗,確認高度惡性無誤….,為了這重驗病理報告,我硬著頭皮回到X信去看C醫師的嘴臉,窘的是,台中XX後發先至,竟然先調到了切片樣本,X信撲了空,也知道我膽敢不相信權威又跑去別家看,小小的嘲諷了一下。台中XX的歐主任,這時也只敢做出,這次挖的位置,沒有找到東西的結論。接著就開始闡述,產生這個結果的原因可能有從幸運到不幸的ABCDE幾種,也因此對應的主要治療方式可以有12345等等,再搭配互為輔助治療的方式的話,可能的治療方案的排列組合約有….幾十種 @@。

C叔知道,這個社會,醫生顧慮自己的判斷與決策是有責任的,在我出院隔天又約了幾位主任一起聊、私下聊,請他們在當事人不在的情形下,以老朋友的身分中肯的給點建議,大家做出了⋯⋯[膀胱局部切除,並清除周圍的淋巴結]的結論,當之前長過高度惡性腫瘤的部分被切除下來,周圍可能是癌細胞主要逸散出去的通道-淋巴也被切除下來,當這些區塊只有很少許或是沒有發現癌細胞,這件事,才有比較令人放心的結果。

局部切除,膀胱約縮小20%,透過機器人手臂的高精密度縫合,術後的影響大概就是膀胱體積略小,對於整體的殺傷性就沒有之前兩家醫院的建議要來得大。只是,在已經挖不到壞東西的區塊,不只是繼續挖,而是整塊切除,這樣真的有意義嗎? 清除週遭的淋巴結,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想想也蠻痛的,重點是,對往後有沒有後遺症? 我真的搞不懂,我又去問老闆了,這次請正好人在北港的老爸下去問,聽起來似乎是說,可以不必切除,我又陷入,必須自己判斷的時刻,我短路了…。

C叔在這群老友建議下,信心滿滿,也覺得這樣事情才有個了結,確認我也不排斥後,又南下面見老闆,報告這個結論。這時候老闆的態度變成[局部切除退心魔]! 在這七個字裏面,C叔看到前面四個字,我看到後面三個字。C叔非常高興老闆也認同這樣的建議,我看到的則是”要切你才不會疑神疑鬼的話,你就切吧”的責備….。但這明明是醫學上、病理檢驗上已經無可否認,相當嚴重的事情,我…已經不只疑神疑鬼,而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嚇到腿軟了…。

不過後來,對於這句話,我也想通了。不這麼做,這件事,在心理,在我的人生當中,都沒法結案,我的人生就卡在這裡,動彈不得。也因此,我也覺得,非局部切除不能退心魔,就切吧。


我這陣子怎麼了之 (八)瘋狂求生

其實從1月中切下了侵犯性的高度惡性腫瘤到2月第二次刮除時的找不到東西,這個轉變我個人蠻自以為是的不認為是偶然。因為,我真的能做的都做了….。

這個時期,在無形的部分,我因為之前的承諾,不論是出於恐懼或自願或半信半疑或深信不疑,每天要做的功課有,持誦某聖號一千兩百次,36天;持誦南無地藏王菩薩聖號三千次,十七個月;持誦佛說阿彌陀經一百次,三個月內要完成;其他經典如藥師經、地藏經、金剛經等等,也不知道幾遍了。每天光是這些功課,要花上兩三個小時。

這還沒完,此外更重要的當然就是作息與食療輔助,為了服從自然療法的高度蔬食與大量蔬果汁的要求,先是剛做完月子的小妹留下月嫂每天負責弄出低油低鹽的養生中餐或晚餐等我過去搭伙,住院又出院後月嫂退役,改由小妹與大腹便便的老婆一起接棒,平常永遠都覺得睡不飽睡不過癮的老婆變得每天早早起床,為的只是幫我弄一頓健康豐盛的早餐。蔬⋯⋯果汁我在之前的非工商時間已經有分享過了,喝得倒還蠻愉快的,恣意的從冰箱裡隨意拿出一堆組合就這麼塞近榨汁機,總還是能出來一杯能夠輕鬆下嚥的蔬果汁。

一般老人家常做的平甩功,簡單的甩手往復運動,我也每天會花上將近一小時,一開始主要是我老爸以親身經驗的分享,但大家也知道,老人家講的話在你心裡的份量就是….少了點,後來主要也是因為在誠品翻到了提倡者李鳳山,關於平甩功就能闡述出的一本書,並且有蕭萬長的背書,接著是看到過去罹癌現在已經靠著自然療法而生意興隆的著名外科醫生許X夫的分享,最後則是….又訪問到一個實例,讓我不敢不認真做。

這是由於宮裡另一位顧問奧迪汽車中區的廖總,在這時期的某天也約了我過去深談,我一到奧迪,廖總五分鐘內摳來了一堆人,其中一位是中部某生技公司、自行車廠、機殼廠老闆並兼…..某玄天上帝廟主任委員….就稱他六哥好了。另一位則是兩人共同的朋友,奧迪的客戶-由嚴重的肝癌康復已許久的鄭大哥。(再打量一下,發現在場整個會客室除了主委以外都是奧迪8字頭的客戶,A8、S8、R8…..好嚴重的置入)豪爽的六哥除了分享了兩個癌末病人被他嗆說,遇上他就死不了了,並且說到做到的痛快經驗,六哥馬上又摳來他們公司的醫學博士,並帶來一箱他們公司的生化酵素。在這段摳人並送貨來的短短十分鐘,我對這位有著”大哥”的豪氣風範的老大哥,從半信半疑到瞠目結舌,我算是唸過書的人了,這段時間保證更是卯起來看一堆書,這個有點像大哥的老大哥,把我之前看過的一些深澀東西,講到生動到你會想罵靠北。武德宮的核心志工裡,有一個我台大同梯,也就是同年進台大的醫學系學生,現在是藥廠老闆,已經口才很好了,感覺硬是被眼前這位大哥給比過去!

酵素一拿到貨,這箱我十分鐘前覺得一定是客氣的收下,拿回家後馬上就會被束諸高閣的東西,十分鐘後的現在,我跟我老婆竟然馬上不囉唆拿起兩罐,在眾目睽睽下先是互看了一眼,接著就猛拉開瓶口一飲而盡! 嗯!味道真是不太爽口….,總之,喝一陣子看看,這時候,已經是死馬變成活馬還是要繼續醫了。

在一旁的鄭大哥,當初肝癌跑到高雄長庚去等換肝,捐肝者都找到了,但卻因為期別已經比較嚴重了,院方怕把寶貴的肝給鄭大哥會有點”可惜”,經過評估之後被打了回票,彷彿被判死刑的鄭大哥夫婦就哭著回台中了….。哭也沒用,就靠這茹素、酵素跟甩手功,人還不是就這樣好里里了!

講到這邊,主委的戰線越搞越大,從武財公講到法會、道場跟因果,再拉楊定一進來背書,從吃素講到果汁機又到酵素,oh,我忘了說,甩手功以外,我還去上了個”特別”的氣功班….@@,別急,我會拉回來濃縮的。現在聽起來很豐富,但不難想見那時候我有多戰戰兢兢,每一個可能讓我活下來的機會,我都像發狂了一樣要狠狠去抓住。沒有每天徹底去執行過你不會知道,其實還蠻辛苦的,不過我只要想到有一個開朗活潑的小女孩,如果在童年遭逢巨變,可能從此就不再開朗,我就無法不發狂的再繼續掙扎。
創作者介紹

波希米亞的微笑

leo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伊娃
  • 急!急!急!不好意思!請問振興醫院你找的是哪位醫師,X信醫院是那家醫院有c醫的名字可以給我嗎?急!我媽媽膀胱好像也有嚴重問題,出現血尿、水腫。但醫生都不進一步做檢查,所以想找尋更專業的醫師,請幫幫忙。謝謝!
  • 黃孟涵
  • 可以告訴我 可以到哪裡買到酵素嗎? 最近聽到長輩得到癌症 希望能盡點心力 謝謝!!!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