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313.JPG

就像小說連載一樣
主委他病情到底是會惡化...還是好轉?
我們接著看下去....

我這陣子怎麼了之 (九)外一章,龍華聖會

決定要犧牲身上的幾塊肉,接著是要敲定時間。籌劃幾個月的龍華聖會,眼看就在兩週後要展開,為了這個場合,手術的時間就得往後再移幾天。聖會前幾天一次南下,請示壬辰龍年,儒(至聖先師)釋(白玉佛)道(三清道祖)三教要共構於後殿廣天大道院的事宜,請示畢,武財公第二度提到龍華聖會,白玉佛會蒞臨,叫我準備七彩(七株)蓮花各一對供奉於會場,想請示白玉佛與至聖先師大神龕旁的對聯,老闆只淡淡的說,等那天吧。我想說,事情大概就到這邊吧。

盛會那天,滿場桃筆齊揮、香雲繚繞,各方主事者都到場,加上配合媒體採訪,在場內四處穿梭,好不忙碌,直到被主桌的師兄給傳喚過去。到主桌時,鸞文最後一句是,”七彩蓮花林主捧”,我才發現,這對花不是要靜靜的供在那的。連忙捧起兩對真的是七株顏色各異的七彩蓮花立侍在旁,乩生棄桃筆改抓住一把蓮花,在我胸前背後敕了幾下,隨手往後方空中拋出,又再抓過⋯⋯一把做同樣的動作後,再度拾起桃筆揮出

萬里靈光琉璃火
一霎青海白玉聖
佛光普照似白晝
清心清命清宿因
果不復償如影霾
清本清品去無寂
百歲扶安身心靈
…………………

奇特的法門,之前也未曾碰過,但我有注意到,主桌在開了一堆鸞文中間,不忘插入之前所提到兩個大神龕的對聯,分別是

大尼聖父儒學道範真
成佾師壇精湛教無類

以及

玉燈琉璃遍照法三界
佛憫慈悲惠沐造九天

會中又遇到分靈到桃園大園的分靈宮主事者一臉焦慮的拿了一個中醫師的聯絡方式給我,問她怎麼會想到給我這個,似乎很難啟齒。另一間新認識的宮,在場又開出一張符交代要給我帶著,雖然都不明就裡,不過就這樣,在一切圓滿祥和又帶點小插曲中,我手術前該忙的事告一段落了。

我這陣子怎麼了之 (十)就到這吧

開刀日的前兩天晚上,我又進駐台中XX,上次住特等房,這次住一般單人房,大概只有台北雙人房的房價再減個兩三百吧….,nice~ 。手術日期是歐主任硬插的,達文西手臂那天是心臟外科在使用,因此沒法排到一般偏愛的第一刀,得等對方使用完。不巧的是,當天的第一刀,被凌晨插進來的急診給拖延到,接近中午才被推進手術室,這心臟外科的刀又非同小可,一開開到了晚上七點,我從前一晚吃完飯後就沒有再進食,為了挨這刀,整整挨餓了24個小時以上,這是皮肉疼痛外的另一個懲罰….。

經過麻醉過程、兩小時多的手術過程,又再隔兩小時麻醉才退,因此被推出恢復室並稍稍有點意識,已經快半夜兩點了….,手術前護理人員拿了個呼吸訓練器,說是給我術後訓練肺功能的,我聽完頓時有點手腳沒力,感覺上是個小手術,怎麼會給我這麼可怕的東西。術後第一天,真的是連呼吸都痛,微微多吸點空氣,就牽動肚子上的六顆星星,⋯⋯非得照三餐用猛一點的止痛藥才能維持半夢半醒。每班護士都會問,”疼痛從1到10,你是幾分?”

開刀前一晚,老婆請長假來看護我,夜深人靜時望著陪病床上的孕婦,內心真的還蠻悽楚的。小愛也因為媽媽南下,第一次跟爸媽分開了好幾天,到周末才讓舅舅給接下來團聚。這個孩子的開朗與堅強,畢竟也只能反映出這個年紀的極限,分隔幾天後再碰面,他從緊抱住的舅舅大腿縫,偷看著應該再熟悉不過卻分隔好幾天,看起來有點悽慘的爸媽,從堅持不肯出來給爸媽抱抱,到一被媽媽抱住情緒跟眼淚就開始潰堤,其實,孩子的內心都明明白白,清楚感受到這個家低沉的氣氛。

我從八九分慢慢到出院時的三四分,沒錯,因為住了五天就出院,還帶著三四分的疼痛,線也沒拆,我出院了,先前住頭等房時,每天都覺得該出院卻沒被放行,這次住平價單人房,感覺主任對我的狀況突然”審慎樂觀”了起來,連兩天提醒我,可以出院囉@@~

一拐一拐的帶著傷出院,兩天後回診拆線順便看報告,看報告的前一晚我就一直很忐忑,這次要是再出現壞消息,我的精神狀態會不會就此崩盤? 從主任點出我的檔案開始,我在旁邊屏氣凝神的,不太敢妄動,不過挺不湊巧,這次報告沒有特別催促,蠻自然的落後了一點進度。主任怕我再白跑,直接往後預約了十天後再來看報告,我只好悶悶的回家了。

隔天董事會,是重拾正常生活的第一步,除了六顆星的痛楚還會在1分至2分游走,大致上已經能夠笨重的行動了。周末,天氣晴朗,努力想要讓小愛有正常的休閒與戶外活動,週末又恢復這個家慣常該有的趴趴走了。

周一,正常上班,但內心還是不太正常,我想,再讓我等一週才知道結果的話,我會瘋掉,這個是機率蠻大的風險,等不及,馬上打給台中XX的公關,請他再幫我”注意注意”(羞)。十分鐘後,另一記震撼彈拋來,報告在我回診隔天就出來了,除了有一處發炎得比較厲害,找不到惡性的東西…,恭喜聲在電話那頭響起,五分鐘後,C叔也打來道賀了,並且不忘加上,”早就跟你說#$%^….”之類的話。

朋友們,這就是兩個月來,我不是無言以對、難以啟齒、欲言又止,就是每次講的情節都無法兜上的原因,也就是從那通恭喜的電話起,我才想要好好的回顧這一段,平凡人生經歷到的最大一段波瀾,好好的跟所有關心小弟的朋友們報告一 下,更想要分享,如果說這段時間我有做了什麼可以供您借鏡、讓您警惕或對你有任何參考意義的事! 如果要問我覺得到底是我幹過的哪件事造成一個高度惡性的侵犯性腫瘤變成如今這個結果,我可能也不知道,又或者,也許都缺一不可吧。我的好友們,願你們都不用經歷過我與我的家人在這段期間所經歷的膽顫心驚,也願大家永遠平安健康!
創作者介紹

波希米亞的微笑

leo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